环球军迷网 酷图
缚虎军备

枪手代体检 最贵上万元

作者: 2017-12-13 11:31:08 來源:

枪手代体检 最贵上万元
  供图

“代检族”潜入各大医院,代替顾客完成体检;有人为此建起团队和网站,拓展业务,并形成灰色产业链

文/羊城晚报记者 陈强 

实习生 曹丹龄

听过“代考”、“代写论文”,你听过“代检”吗?

顾名思义,代检就是找人代替自己体检,而专门代替他人体检的人被称为“代检族”。他们潜入各大医院和体检中心,代替顾客完成体检过程,最终任务是拿下一份合格的体检报告。一些经验丰富的代检人从中嗅到商机,纷纷抱团成立代检中介机构,建立自己的网站、招募“枪手”团队、甚至把业务拓展到全国各地……

记者潜入多个代检Q群,试图了解“代检族”及其产业链,发现这样的代检服务价格不菲,少则几百,多则上万,而整个操作过程中,除去枪手雇佣费用,成本几乎为零。

兼职代检赚点零花钱

代检中介每周都接单

年末正是毕业生的求职旺季,入职体检也同时迎来了高峰。对于大部分求职者来说,到了体检的环节,相当于一只脚已经踏入工作的大门,而另一部分人却开始为此烦恼,他们担心通不过健康体检而失去工作机会,甚至不惜花钱请人代替自己体检,而这些提供有偿代检服务的人群,便成为了“代检族”。

小倪(化名)就是“代检族”中的一员,是广州某家代检中介的兼职“枪手”。她向前来咨询的记者详细介绍了操作流程:“我们先提前在医院附近见个面,你把体检表填好,然后找个隐蔽一点的地方交给我,我帮你做完抽血再还给你,等你做完全部体检之后再付钱。”小倪说,代检中介已经跟体检中心“打点”过了,“只要小心点不被你们单位的领队发现就好了,医院那边不会有问题的。”小倪说,任务完成后,她将直接从顾客手中拿到300元酬劳。

“这个做起来并不难,很容易通过的,之前都没听说过有失败的案例,医院不会管那么严。”小倪第一次接的任务是代替一个一米七的中年女人抽血,在身高和年龄都差距很大的情况下顺利完成了体检。为了防止意外,小倪每次都会带上一张自己的照片,如果发现这家医院会核对体检表照片,她就会在体检表上换上自己的照片。

小倪的“兼职代检”生涯是从几个月前开始的。刚毕业的她通过同学介绍认识了代检机构的中介,带着好奇和试一试的心态,小倪加入了兼职“代检枪手”的行列。虽然知道实质上是一种作弊,但抽一小管血或拍个胸透就能得到300元,对于这个刚刚出校园的女孩来讲还是蛮不错的诱惑。

事实上,像小倪这样的“代检枪手”有很多。他们中大部分是大学生,有些有其他正式工作,通过网络或者朋友介绍的途径加入各个代检机构,被安排作为替身潜入医院,帮顾客在各式各样的体检中拿到一份合格的体检结果。

在小倪和她的枪手朋友看来,这份兼职并没什么不妥,不过是相对轻松的挣钱路子。但拿到300元就已经很满足的她并不知道,整个代检行业有多么暴利。

代检中介每周都接单

在“代检”界,还活跃着大量的中介。记者以顾客身份,联系到一家代检中介,收费不菲。“如果你能带几个朋友一起来,可以给你便宜1000块。”这家代检中介说。当记者表示愿意去网上发帖寻找队友,对方又立即谨慎地阻止了:“算了你别找了,我直接给你便宜1000块。在网上随便宣传会有麻烦的。”

当记者问:“如果代检失败了我可能承担什么风险?”这家代检机构的中介回答:“放心吧,绝对不会有风险的,如果监督实在严格无法换上枪手,就由你自己先去完成体检,我们帮你找人改结果。”之后又补充道:“总之肯定能帮你做出一份合格的体检报告,这方面我们已经做得很熟了,你这种事业单位的体检我们一周做两单,从未失败过。”

不菲的单笔收入,加上稳定的市场,让不少枪手看到“商机”,他们纷纷开始抱团,成立新的代检组织,招募新的枪手壮大队伍。此前还有媒体报道,上海一名“代检枪手”靠这份“工作”挣到了五套房产,月收入数万元,被称为“枪手之王”。

这些代检中介机构还公开向医院工作人员伸出橄榄枝,一家广州代检机构在其网站中写道:“全国范围内广招医院体检化验科人员,我们保持低调合作。”显然,从枪手、中介、“医院关系”、再到客户,代检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

最贵代检收费上万元

只要在网络上输入关键词“代检”,就能搜出几十个不同的代检机构,有专门做某个地区的,也有很多发展全国“业务”的。记者粗略统计,能做广州代检的机构至少有十家。这些代检公司的服务方案主要分为两种,“单项”和“全套”:“单项”往往是比较简单的情况,枪手只需要在某个环节(比如抽血)代替顾客出现,其他环节由顾客自己完成;而“全套”则是枪手代替做完整个体检,顾客可以不出现就拿到一份合格的体检报告,一般用于人事监督较严的公务员入职体检。此外,如果没有指定具体医院,代检机构还能“通过关系”直接为客户提供一份健康证明。

记者发现,收费价格却颇为不菲:最贵的“VIP服务”收费上万,而最简单的单项代检也要800元,但实际上,除了给枪手不到10%的分成以及偶尔根据需要办个假的身份证外,这种交易几乎没什么成本。还有不少代检机构随口叫价,相同的情况给出的价格却相差近十倍:同样一个在三甲医院的公务员入职集体体检,有的收费1500元,有的竟要价12000元。

对于这么高的收费,一家代检中介解释道,他们是根据代检情况的难易程度来定价的。“一般的代检在你需要的环境换人就可以完成,但公务员的体检比较严格,我们操作起来技术难度大。”

代检背后

乙肝歧视催生代检产业

尽管收费颇高,代检机构能够发展至今,甚至呈现出日益繁荣之势,意味着行业背后有着稳定的社会需求。那么,究竟是什么人不惜花高价来找人替自己体检呢?一个代检机构中介透露,他们的业务大多集中在抽血项目,做胸透、视力、尿检等其他项目的相对较少。而在找人代替抽血的客户中,大部分都是乙肝患者或乙肝病毒携带者。

这在代检机构的宣传上也得到了体现:在一些代检网站上,可以看到“消除歧视,促进和谐”的字眼赫然显示在首页。网站的免责声明则这样写:“代体检是消除乙肝歧视的一种特殊方式。”

虽然,我国《就业促进法》第三十条明确规定,“用人单位招用人员时,不得以传染病病原携带为由拒绝录用者”;记者走访广州各大医院也看到,体检中心的宣传栏也张贴了入职入学体检禁查“乙肝五项”的规定。但仍有许多乙肝病毒携带者担心单位会在体检中“暗查”,即医院将乙肝五项的检查结果私下交给用人单位,从而失去工作机会。

广东安国律师事务所王友生律师认为,这种灰色行业的兴起折射出社会对于乙肝歧视的成见仍未消除,许多人对于乙肝相关知识了解不足,才会滋生歧视。“虽然法律已明文规定入职体检禁查乙肝项目,但要彻底改变 乙肝歧视 这种社会成见,还需要更多的知识普及和宣传,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专家说法

枪手代检有违诚信原则

虽然找枪手代检已是无奈之举,但王友生律师并不赞成这种做法。

“目前暂时没有具体的法条对代检行为进行处罚,但无论是代检枪手还是被体检人都违背了一般的诚信原则。”王友生解释道,如果在校招中被用人单位发现体检作弊,是可以立即解除劳动协议的;而在公务员入职过程中弄虚作假被发现,不仅会被取消考试资格,信用记录上的污点也会影响将来的工作和生活。

“如果担心在求职过程中遇到不平等对待,可以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维权。”王友生建议,这些年,在乙肝维权的领域已经有很多成功的先例。

上一篇: 快检查你家洗衣机!三星在美召回280万台洗衣机

  相关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