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军迷网 酷图
缚虎军备

西路军败亡:尸体填满万人坑妇女团惨遭凌辱

作者:佚名 2017-06-30 15:54:44 來源:环球军迷网

资料图:西路军被俘女战士 资料图:西路军被俘女战士

  绵延两千里的河西走廊里,淹埋着一段悲壮的西路军历史。西路军问题一度被认为是“张国焘逃跑路线”失败的一个标志,西路军真相也从此被淹埋,幸存者后来大多受到不公正对待。《西路军》系列丛书记录了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也还了西路军一个公道……摘选时有大幅删节。   

  她从万人坑中挣扎着爬了出来 

  1936年10月,中国工农红军二万一千八百余名将士西渡黄河,组成西路军,向甘西、新疆挺进。他们沿着冷寂的丝绸古道,孤军奋战,流血裂冰,粮绝弹尽,几乎全军覆没。 

  1937年残冬,四五十名被俘红军指战员,被押到西宁南滩“万人坑”。又深又大的两个坑里填满了红军的尸体,空气中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马家军(国民党十大杂牌军之一,被称为最残忍的部队)两三个人揪住一名红军,连砍带戳踢进坑里。

  胡秀英感到自己还在呼吸,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漆黑。她慢慢抬起手,把胸前和头部的土松开些,从万人坑中挣扎着爬了出来。她对天盟誓:“只要有口气,我就要找红军,为死难的战友报仇!” 

  胡秀英,妇女团一营副营长,19岁,处于生命的最好年华。红四方面军转战进入川北,解放巴州,她次年参加红军。当时的任务主要是扩红。她参加宣传队,先后三次用七个多月时间,动员1100多名青少年男女参加了红军,以成绩卓著于第二年4月入团,8月入党。倪家营子战斗中,她带领全排战士冲入乱敌之中,端着缴获的轻机枪猛射,打倒敌人一大片,又乘机带领战士占领敌人的掩体,与疯狂反扑的敌人激战。她以战功晋升为一营副营长。 

  胡秀英被俘后和近百名女战士关押在张掖一个大房子里,三天三夜没有吃喝。敌人不断提审拷打,逼问谁是当官的。第四天夜,马家军把她们用麻绳捆绑着连在一起,押向城外活埋人的大坑前。胡秀英和战友们互相鼓励:“不要向匪徒们低头求饶!”“要死得刚强!” 

  昏暗的冬日,她们和100多名男战士一起被押送到西宁。沿途因饥饿病重走不动或因反抗而被杀害的就有好几十个人。 

  她们被关在西宁大校场,每人每天只给两碗杂面糊糊。有人说:“这是迷魂汤,喝下去,糊里糊涂拉出去活埋!”大家笑了,这笑,带着泪水。 

  敌人把胡秀英和一些被俘红军押到羊毛厂做苦工,几天后,她又和七八个人被挑到马家军陆军医院。陆军医院有20多名被俘红军在做苦工,他们干最脏最累的活,还动不动受伤兵虐待,拳打脚踢,还挨军棍和马鞭的抽打。 

  一天,她和难友杨桂芳、何玉兰乘哨兵不注意溜出大门,逃到北门外湟水河边,却被巡逻队抓回。陆军医院院长把她们毒打一顿,说:“这个共产婆,本性不改,不能再用!”就在这天夜里,她和四五十名战士被押到万人坑活埋。

  从万人坑逃出,胡秀英先在西宁南山洞里躲了几天,以后就装哑巴,在平安、保安等地给人帮工,慢慢学会了青海话。

  “要不是红军娃扑到我身上,我早死了!”

  西路军总医院驻地,临泽贾家屯庄几间相通的大屋里,住满了红军的伤病员。地上铺着草,中间架着火。岳仲连的大腿在淌血,北屋里的一个红军娃娃来到他身边照顾他。

  马家骑兵猛冲过来,个个黑脸秋风,眼睛溢满肃杀之气:“能走的带走,不能走的一挂打掉!”

  马家兵问岳仲连能走吗,他说不能走。“叭”一枪,红军娃娃扑到他身上,子弹从娃娃的脑袋穿过,又从岳仲连的左肩穿过。那么小的娃娃当时就死了。马家兵见他没死,又上来在他脖子上、头上连砍三刀,他顿时昏了过去。马家兵抢死人的东西,把东西拉过来拉过去,把地上的麦草引着了。第二天,他又活了过来。地上、墙上全是凝固的血迹。战友的遗体遍地都是,有的被烧得面目全非,尸体上烧着的衣服和皮肉冒着缕缕青烟。他无法挪动身子,便咬紧牙关支撑着抬起头,还有一个活的,下巴被打掉了,脸上、身上全是血,样子十分吓人。

  岳仲连,四川省南江县人,1933年14岁参加儿童团,后正式成为红军战士。因为年龄小,红军打仗时不让他们参加,给他们找个隐蔽的地方藏着。长途行军,小孩子走那么多路,跌倒就睡着了。老战士烧了烫水给他们烫脚活血,否则第二天就没法走。几年后他任警卫排班长,西路军组建骑兵师,他随警卫排的一个班都到了骑兵师。骑兵师增援高台时他大腿负伤,被送到贾家屯庄红军总医院。

  附近的老乡来掩埋尸体,发现岳仲连还活着,就悄悄把他抬到沙河的一个小庙里。天黑后,一个姓贾的老爹给他送来一罐热乎乎的洋芋米汤。老爹扶起他,一口一口地喂。他喝了米汤后,慢慢地能说话了。十多天过去,他终于能动弹了,就试着爬出去要饭。他的伤渐渐好了,就辗转张掖、临泽、高台一带,放羊、薅草,干些杂活谋生。刚找上个落脚点,又被马家队伍抓了兵。他1946年逃走,定居玉门。

  多年来,他每年都给红军娃娃烧纸。是他常说:“要不红军娃扑到我身上,我早死了!”

上一篇: 毛泽东为何两次剥夺周恩来总理权力 一度不如高岗

  相关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