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军迷网 酷图
缚虎军备

南美第一高校 还真吓人一跳

作者:未知 2017-11-22 11:16:11 來源:深圳晚报

原标题:南美第一高校 还真吓人一跳

圣保罗大学教育学院,老师们正开会商量继续罢课的事。

圣保罗大学<a href=http://www.m3721.com/lishi/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历史</a>系,学生用桌椅将教学楼的出入口堵住。

圣保罗大学历史系,学生用桌椅将教学楼的出入口堵住。

圣保罗大学宿舍楼,男女混住非常普遍。

圣保罗大学宿舍楼,男女混住非常普遍。

圣保罗大学宿舍楼,一位学生推着自行车从楼下经过。

圣保罗大学宿舍楼,一位学生推着自行车从楼下经过。

深圳晚报特派巴西记者 方舟

世界杯后,陈欣喻即将结束为期一年的巴西留学生活,她是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被送到圣保罗大学的交换生。圣保罗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只有二十几个,这座南美第一高校,对于大多数中国人几乎完全陌生。有陈欣喻带路,我们在圣保罗大学来了一次“深度游”,所见所闻,还真吓了一跳。

学生宿舍有大麻和婴儿

和陈欣喻约在校门见面,校门可让我们一顿好找。见到陈欣喻才明白,不是我们没找着,而是校门就在眼皮底下认不出。我想说的是,在深圳随便找个住宅小区的大门,都比堂堂南美第一高校的大门,更像大门。回想里约和圣保罗的机场,回想除了马拉卡纳以外的世界杯球场,巴西人果然不知面子工程为何物。

走进校门我们直奔学生宿舍,一路畅通,没有宿管的概念,也不分男女。大多数宿舍都没人,我们在4楼走廊尽头才找到一个样本:屋内传来雷鬼乐,门口都是酒瓶和烟头,探头一看,一对情侣在热吻,原来男女混住。他们并不是一个专业的,只是因为热爱电子游戏才住在一起。陈欣喻介绍,这里的室友基本随机组合,带外人进来住是家常便饭。不熄灯,不查房,只要别把屋顶掀掉,学校基本不管。只有个别中国留学生能住进来(大多数在外面租房子),那是因为巴西同学想学汉语。宿舍男女混住的比例很高,夸张的是,有人生出孩子也养在宿舍。

巴西吸食大麻的年轻人很多,我问陈欣喻在大学的比例,答案是让我吃惊的“至少80%”,“大多数宿舍都藏了一点,去贫民窟买很方便。”我们拍不到大麻,但是宿舍周边的一些涂鸦,可以发现大麻叶子。

专业越冷罢课越凶

世界杯打到这个份上,巴西队也算争气,整体罢工浪潮声势有所退减。可是走进圣保罗大学,罢课情绪依然高涨。我们刚好赶上教师队伍一次大集会,容纳几百人的礼堂根本坐不下,椅子被摆到了门口走廊。

老师们正在商量怎么对付新校长,因为老校长承诺的加薪,新校长没有兑现。一座崭新的校长楼正在施工,更加重了老师们的不满情绪。

一打听,这些老师大多来自历史、地理等学院。我们随后来到了历史学院,师生组成罢课亲密战线——老师办公室的墙上写着各种罢课标语,不乏粗口和货币符号;学生把课桌全部搬出,在教室门口垒起一座小山。

陈欣喻介绍,圣保罗大学每个学院的独立性很高,罢课情绪跟这些学院的吃香程度呈反比。比如医学、法律、机械工程等热门学院,几乎全程没有参与罢课,因为老师的待遇超过其他学院,学生们也不想耽误自己。历史、地理学院的老师待遇很低,学生就业前景也不乐观,所以是罢课的主力军。

中国留学生都忙着挣钱

让陈欣喻总结在巴西一年的留学生活,她说最大收获除了练好了葡语,就是学会谋生。

来巴西之前,我们联系上陈欣喻和郑涛两位中国留学生,约了五六次才见上面,因为他们的日程安排比我们还满。忙什么?忙着挣钱。

陈欣喻介绍,这里的学术气氛比不上广外,学校经常罢课,上课只上半天,不想去找人点名也很方便。因为巴西物价很高,房租也贵,所以中国留学生普遍花了很大精力找兼职。

展会通常是他们大显身手的地方,圣保罗是整个南美洲办展会最多的城市,通常来这里的中国企业都需要翻译。世界杯自然也是中国留学生挣钱的好机会,陈欣喻和郑涛在各种渠道留下兼职翻译的信息,几乎天天有人找,有中国游客,有中国记者——我们就是其中之一。

陈欣喻算了算账,她在巴西一年挣了8万元(在中国留学生中间还不算多),最近20天就有超过1万元入账。7月14日就要回国,陈欣喻还要去里约赶世界杯决赛热闹,她在巴西的最后一单活,是陪一对中国夫妻游玩里约。

本版图片均由深圳晚报特派巴西记者 温庆强 摄

上一篇: 日媒大呼屈辱!世界上只有日本给予美国这2项&quot;特权&quot;

  相关军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