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军迷网 酷图
缚虎军备

85后CEO高嘉希告诉你,他是如何从负债30万最后创业成功的

作者:未知 2017-05-17 19:00:01 來源:网络

  引导语:1988年出生的高嘉希17岁上大学,19岁便开始了创业历程,他的创业路走的也颇为艰辛,而现在,在他24岁时已经拿风投创办乐播。

  “每个人都能当上15分钟的名人”这是波普艺术大师安迪·沃霍尔在上世纪70年代留给媒体时代最乐观的寓言,40年后人们发现,沃霍尔这一超前的观点被逐步印证,但时长却被移动互联网压缩至秒这一数量级。

  近日,关于腾讯即将在iOS平台上推出8秒短视频应用的新闻进入了人们的视线。不过,早在今年4月,一款名为“乐播”的6秒视频APP便早已通过审核上线,打开了中国的短视频应用市场。

  这是否意味着短视频将在中国互联网领域迎来井喷?乐播CEO高嘉希对此不置可否,但他一再强调未来手机短视频市场大有可为。

  从最初模仿国外的Vine,到自己全球首创视频评论这一项功能,在零成本推广情形下,乐播APP在短短的5个月里将用户积累到了10万,其中iOS用户群占了90%。

  乐播还想变着花样地玩这“6秒”,看能做到什么样的极致,等待有朝一日达到一个量极,把这个口放出来,甚至可以把短视频做成一个产业,比如“6秒电影节”。

  如今,腾讯也虎视眈眈短视频这块肥鸭,一旦腾讯微视上线,它庞大的用户基数是否将成为乐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零成本推广5个月坐拥10万用户

  1988年出生的高嘉希17岁上大学,19岁便开始了创业历程:开过传媒公司,经营过咖啡厅,后来又涉足互联网,创办了当地最大的团购导航网站,后成功出售。用他自己的话说,迈出大学的时候负债30万,最牛的时候拿了14张信用卡,后来自己赚钱都还回去了。在这个过程中,高嘉希曾尝试过做LBS类产品,但是有一次偶然的机会,他看到了国外的一款短视频应用:Vine。“当时试用了一下,感觉非常震撼。”

  这一短视频应用把传统的视频操作门槛降到一个极低的位置,就像当年把博客压缩成140字的微博一样,视频在这里被压缩到了6秒。“我觉得现在这个短视频的市场正在走向成熟,完全可以从这里切入进去。”在初次涉足互联网领域后,高嘉希于去年的5月底从美团辞职,8月份着手拉队伍,9月开始了乐播的创业历程。

  打开一个时长为6秒的视频,流量仅用500K——相当于在微信看了9张照片,这无论对视频的生产者还是观看者来说,都是一个成本极低的应用,用户随时随地可以掏出手机拍一段风景——就像拍照片一样方便。

  这种碎片化的视频模式很快便给乐播带来了众多85后、90后“新新达人”的追捧。乐播从今年4月正式投入运营以来,短短的5个月时间里在零成本推广下将用户积累到了10万,其中IOS用户群占了90%。

  高嘉希坦言,最初做乐播是受国外Vine这款应用的启发,而且毫无疑问开始时一直在模仿,但很快乐播便有了自己的超越。“视频评论这一项功能可以说我们是全球首创,是领先于Vine的。”所谓的视频评论是指用户可以在他人上传的6秒视频后,自己拍摄一段视频内容对其回复并进一步进行互动。

  “大多数人可能一辈子也没有机会与偶像面对面交流,但是像乐播这样一款应用,就直接把粉丝与偶像零距离化了。”这位85后CEO一再强调乐播是第一个做这种视频评论的,这也为他们的产品带来用户的高活跃度。视频回复功能上线的第一天就达到了20%的回复率。

  对用户的准确定位给乐播带来了不少甜头,高嘉希表示未来会做更多的短视频形式,但核心仍是基于6秒的视频版微博。誓要把“6秒”玩出一种新花样,比如接下来可能会推出视频私信等功能,看看短视频的极致能做到什么程度。

  创业生态恶劣本土化是重要考验

  在接受Chinaventure记者的采访过程中,高嘉希现场兴致勃勃地拿出手机播放了几段乐播里比较火的视频,其中一个视频只有一句歌曲,下面接连出现了400条视频回复的歌曲接龙——乐播把短视频打造出了帖吧的性质。

  乐播摸准了年轻人喜欢自我表现的脉门,把为年轻人提供这样一个自我展示的舞台搭建起来,等待坐收渔利。

  高嘉希曾将乐播与其他类似功能的手机应用做了一下比较,他发现互联网其实很“虚”,某个对外宣称日活50万的产品首个评论不过100多条,而乐播稍稍活跃一点的评论就动辄四五百条,“可见我们的用户质量要高许多”,他对自己团队的产品充满信心。

  短视频先驱Vine的用户规模如今已近5000万,这也让乐播团队对未来信心满满,Vine现在所产生的内容可以占到Twitter整个信息流的2%—3%,并且后期开发了分享Facebook的接口,对Facebook的贡献也非常大。这种短视频形式受到的认可程度可见一般。

  不过,高嘉希并不敢就此大意,像许多最初外来的产品一样,本土化的过程对于创业者们是一环至关重要的考验。

  “像这样的短视频产品,国外的生态或许相对来说会比国内好一些:国外的用户确实有着浓厚的分享欲望和创作才华。但在中国,创业环境或说互联网环境可能会相对稍恶劣一些。”

  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乐播对此也在着力进行产品本土化改造,高嘉希举例说,乐播下一版可能会引进用户的竞争机制和激励措施。

  好内容是天然壁垒一切靠产品说话

  作为一款热门应用,一举一动自然会引来同行的争相模仿,当Chinaventure记者问到乐播的商业壁垒——谍战速度与产品创新能力是否够高时,高嘉希则表示乐播优质而真实活跃的氛围将是自己的壁垒。

  无论是哪款产品,一旦能领先同行几个身位,这本身便会成为自己的天然壁垒。一般说来,若想以用户取胜,必须要比同行起步领先许多。

  Chinaventure此前曾采访过的沪江网(详见《“糕点师”沪江网:拥抱淘宝同学不惧在线教育黑天鹅》一文),便是以论坛起家积累起基数庞大的用户群,领先同行许多后再慢工出细活打造更高产品。

  但高嘉希认为抢跑这种快起动作并不是一款好产品的唯一优势,好内容的基因本身自然会营造出一批核心用户,关键还是要看产品。

  如今,腾讯也虎视眈眈短视频这块肥鸭,曾有消息传出腾讯内部已经在半年前便开始着手布局这一领域,即将在iOS平台上推出名为“微视”的8秒短视频产品,该应用支持用户分享短视频到微信朋友圈,而其在微信的截图已被网友爆出。一旦腾讯微视上线,它庞大的用户基数是否将成为乐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大公司一般都有自己专注的核心业务,比如说腾讯,就算在微信中加入这种短视频功用,但它本身是一种私密化的东西,社区氛围并不是非常理想,即便开发短视频,但未必会把它做到极致——只是使其作为一个部门存在而已。关键的一点还是你能不能始终保持领跑创新,保持这种对市场和用户的活跃敏感度。我们对自己的这款产品还是有信心的。又比如说前段时间新浪推出了一个‘新浪好声音’,它的模式和唱吧是一样的,但是并没有对唱吧造成任何影响。”高嘉希如此解释。

  将“超微电影”做成新兴产业

  曾有评论称乐播或许将成为“中国电影行业新源头”,高嘉希坦言确实也有这样的计划。像现在做短视频初步定为6秒,但未来有可能会变成180秒。手机电影一直是一个存在的行业,控制在三五分钟讲一个故事这种模式也是大有可为的。

  “一旦我们将这样的模式或说功能打开之后,会出现这种超微电影出来。6秒就已经能产生超微电影。甚至未来还会出现‘6秒电影节’。”他说,现在乐播就是要憋着这个“6秒”,看能做到什么样的极致,等待有朝一日达到一个量极,把这个口放出来,这样再用3分钟或5分钟产生相对更高质的作品。

  “随着用户增长越来越多,会有更多的合作者愿意利用这样一种新的短视频形式来发动全民参与。”高嘉希的胃口看上去远比他的年纪要大得多。

  “许多比赛也好,唱歌选秀还是拍视频也好,未来在手机端是完全可以轻轻松松实现的。拍摄这样的短视频不单单是做作品,也是跟你个人的关系链——社交属性所捆绑的。它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电影产业——甚至有可能会成为电影产业的一环。”

  例如,华谊兄弟要为新电影选演员,抛出一句台词,让你30秒表演一下,那么乐播完全可以为参选者提供这样一个便利的平台。

  让人人都有表现自己的机会,正是高嘉希看好乐播的原因之一,“如果用户规模够大,横向发展大有空间”。

  做手机端第一个赚钱的视频产品

  乐播眼下还没有固定的盈利模式,但是团队成员关于如何盈利已经有了初步的想法——把内容贡献者与内容接收者打通,也就是打通用户之间的交易,同时也横向打通商业交易。

  “大家现在一听‘视频’两个字,往往是第一反应觉得很烧钱,乐播想要做成手机端第一个赚钱的视频产品。”高嘉希向Chinaventure表达了他这一变现愿景。

  不过,他同时也坦言,虽然在未做任何推广的情况下,如今乐播的用户仍然以每天几百的速度骤增,但是稳定性还不够。去年已经从空中网创始人杨宁那里拿到了200万的天使投资作为项目的研发资金,但是如果想快速地跑起来,还需要大量的资源和资本的投入,高嘉希坦诚地表示如今A轮融资计划即将提上日程,现在正在寻找合适的合作伙伴。

  他还不无庆幸地提到创业的过程中得到过许多人的帮助,除了杨宁,现在团队里有两个人对高嘉希的帮助很大:一是空中网原来的总监,一是原美国TCL研究院的技术顾问。除此之外,乐播今天的团队成员很多来自百度、优酷。

  这位年轻的CEO对自己团队的产品仍然满怀期待,“我对用户的活跃度的数据很满意:日活10%左右,月活甚至做到了50%。接下来仍然要踏踏实实地优化产品,提升用户体验,只要产品够牛,我相信一定会火到爆。”

上一篇: 北京首富李晓华的创业故事

  相关军情